嗷呜

来自平行世界的碎碎念

如今能想起的开心片段,竟然是校考那年和母亲去石家庄考试晚上在外面四处游荡,在便利店里买了酸奶,还去饭店吃了烧烤;校考前一天住的“豪华”酒店,挑完颜料在浴缸里看爸爸去哪儿;某天在五街的后院跟爸爸遛狗,爸爸白白的小腿,午后的阳光..
突然感觉确实在画室的日子最奇幻,虽然无趣但也非常特别的一段记忆。一切都是未接触过的样子。而且大概是我最靠近的一段记忆吧..奇怪,大学的事几乎都不怎么记得了呢

评论

© 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