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

来自平行世界的碎碎念

——神经纤细的处女座又要忍不住絮絮叨叨了
——哪怕是在无论是电脑还是手机都双双告急的情况下
啊啊,突然想看《宝石之国》的漫画,便无论如何命运般的(?)看到了现在,在我的认知范围里还是头一回看见一个主角“改头换面”这么多次的——(一般作为主角收到类似成长信号的创伤的戏码如同套路般已经十分经典了,小到一只手臂、一双手、一只眼,大到全身机械除了心和记忆)——所以说这次剧情一次又一次虽然更符合现实但也更虐心啊,作为一个故事本来不就应该更加美化简略只抓其精髓的吗。可是正因如此我才对这个故事印象如此深刻吧。
其实看的时候觉得剧情并没有剧透和想象中虐心。虽然客观来讲确实都是非常扎心的事实但整个故事的气氛(至少在表面上)和主人公一样轻松无厘头,其中的对话尤其彰显了这种气质。可能因为这个我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非常难过——但是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却还是猝不及防的开始忧伤了,唉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还没有看完但是随处可见的那些对白,主角随着自己晶体的遗失也逐渐忘记了自己身边明明重要的人和事,哇一想到就非常悲伤了起来。但是。原本——人就是在不断失去和填补新的东西中渐渐遗忘过去和慢慢成长的吧。。然后就会和主人公一样。。虽然变成熟但是也面目全非了。。想到这点就觉得剧情变得非常有现实寓意和扎心了。“人类的生命已经是那样漫长了,在这几十年之中早已经将稚嫩的自己脱胎换骨..改头换面..过去的记忆..虽然不是像主角一样瞬间遗忘,但是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得模糊,就算有多么刻骨铭心的事情,也会在「历史的长河」带走直至消失不见。“我们把完全了结的情况叫做奇迹,悲伤也好,忘却也好,顺其自然就好”终究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题外话是关于今天的一些稀碎的对话,发觉身边有很多像钻石一样具有“主角光环”的小姐姐,尤其是那种天赋异禀的,最为招致我的妒忌。或许也和性格有关。虽然可能「童心」都是类似的,但我天然的领导力(或者说是较为自私的想法)不知不觉变得黯淡到几乎没有,而自信这种事也变得仿佛不存在一般,简而言之已经失去了运气这种东西,变得唯唯诺诺了起来。这样下去注定我会成为一个非常朴素的路人吧,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自负」这种事还是等有能力了再去卖弄比较好,而就算没有这种能力,也至少有与之对应的姣好外表。目前一无所有的我拥有的只可以是谦卑——但最近的我也是变得非常霸道了起来,甚至说是令人讨厌或许畏惧的地步了。个中缘由大概是和周围人混的越来越熟(仅仅是自我认为)有关。也有之前忍了太多次实在忍无可忍的理由,想着既然周围有人那么直白的说了出来可能“解决问题的方式也不赖”。(也有可能是母上说的发“病”而变得易怒了?孝)
很少有人想去了解我对我存在着好奇心理,大概大家都是将我的存在判定为【其貌不扬】【没有特殊的意义】吧。所以越来越希望能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了——但又非常害怕。真实遇到的话会很讨厌。所以果然还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够拥有这种想法吧,被忽视太久太久了,做什么出格的事都会被人讨厌,而什么都不做又会内心感到无聊(大概我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npc),甚至感觉到多余。每年要摄取周围现充的快乐因子才能活下去的我。大概如果有一天真正失去身边带给我快乐的人又会一下子变得抑郁起来——即使那个人现在觉得我是多么的无趣——但我还是觉得自身有特殊之处的啊,只是周围的人不知为何都不约而同的视而不见了。大概电波不同吧。(不禁觉得这样活着的我实在是太卑微了,但这样自怜则显得自己更加卑微)
呐,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拿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生经验”来交换我失去的那些“天真无邪”(???这个说法 呕),正如读者也更希望法斯回到一开始的样子一样,可是想也知道是回不去的了,从物理到心理没有一样能够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而且人总是要这样 不断的解剖重组或迁移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后者我还不算排斥(最后只要能回到原来的地方不还是happy ending吗)但是前者真的是太痛苦了。啊啊,真的是要死了。说了一堆废话结论是还是死了算了。哪怕想经历的很多事都还未曾尝试,但憧憬了如此多年依旧无法实现的事真的还能实现吗,一切变得朦胧了起来。
最近的日子变得像大海一样沉重而宁静然后大概是隐藏在底下的波涛汹涌,而且天气还是大阴天呢。所有人自顾不暇压力很大各忙各的都想为自己再争取一些既得利益的嘴脸令我有些厌烦。我的生物钟变得不好了睡眠时间变成了从凌晨四点到中午,真的太糟糕了。往日对买买买的向往和稍微探出头的少女心也不复存在。渴望一些戏剧性的变化,或者遇到故人?哎呀呀,说出来了。但不要是让我难过的,只是麻烦一点没有损害的(有惊无险)也无所谓。但是把愿望写在这里又不会实现也不会有人看到。别扭的心情真的太受不了啦。但可能这种心情还会持续好一段时间的吧。活着真的是太艰难了。虽然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也可能正因于此)。电脑给手机续的命也只有百分之二了,那么就说到这吧。我的废话太多了如果有电我可能还会停不下来的讲呢。

评论

© 嗷呜 | Powered by LOFTER